【楼诚】浪漫1

特别喜欢剧本小说里为什么送玫瑰这段,本来想写个俏皮的(?)小短篇,但没写成……好久没写文了,不会写了:(

这篇不会太长,时间线到阿诚中枪为止,就当找个手感(没有这种东西)。设定主要参照电视剧,混合原著和剧本小说。

————————————————————————

1

明楼擦着汗问:“李秘书怎么样了?”

明台拿着汽水正要回屋,听到这句止住脚步,顺势盘腿往门廊的栏杆上一坐,一边喝汽水一边看风景,带着点余怒未消的意思。

明诚等明楼擦完汗,接过毛巾又把大衣递给他,道:“安排她今天上午在陆军医院做鼻梁接骨手术,过会我去看她,再看看老同学。”他看了明台一眼,“要晚点回来。”

明楼点了点头:“不买点东西去?”

明诚进屋把剑架好,顺手又接过阿香端出来的咖啡,“订了一束玫瑰送到她病房,以秘书处的名义,钱让总务处报销。”

明楼在廊下的藤椅上坐下,诧异道:“这都可以报销?你可真够精打细算的。”

明诚把咖啡递给他,“跟谁学谁嘛。”

明楼一下没话,看了明诚一眼。

明诚眯着眼笑,促狭又讨好的。阳光全洒在他的睫毛上。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曳春如线。

明镜在楼上听牡丹亭,唱词缓慢悠长的消融在冬日午后的阳光里。

明楼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明台翻了个白眼,估摸着没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他起身进屋,身后明楼问:“干嘛送玫瑰?”

明诚答:“浪漫。”

明楼这一口咖啡就有点喝不下去。

 

明诚是个浪漫的人。

会画画、养花、调制香水,还会用波兰语给小女友写信:我可否把你比作一个夏日?

明台十分羡艳,经常翻箱倒柜地找明诚未寄出去的情书来抄。

 

巴黎是住的太久了。明楼想。

 

明台进屋,阿香见他汽水瓶空了,问要不要再给他拿一瓶。他刚想说要,听到外面明楼对明诚道:“那祝你有个愉快的周末。”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

逗着我乐还赢我,愉快的周末!

他眼珠子转了一圈,对阿香道:“不要了,我要喝咖啡。你给我送到楼上来。”

 

明诚知道明楼拿话酸他——明楼是向来不肯在嘴角上叫他讨了便宜的——就笑着没回嘴,靠在廊柱上看祥叔收拾花圃。明家做香水生意,虽然牌子现在归了长房,各家还是保有不少名贵花种,请专人打理。

天气好,祥叔把几盆茶花从花房里搬出来透气。这几盆茶花是明诚搞回来的,都不是俗品,颇费了他一点心思。

明楼是不大赞成的。

爱恨情欲,雁过留痕,于他们都是致命。

 

桂姨见他们这里收了场,出来收拾东西。经过明诚身边,看了他一眼,带着点期望的神色。

明诚偏过头。

桂姨就露出失望伤心的表情,低着头走开。

明诚看她收拾,动作缓慢,小心翼翼,早不复当年的泼辣干练。一时有点难以相信这个病弱又怯懦的中年妇女会是隐藏得那么深的日本间谍。

然而如果她是呢?

阳光暖得像春日,明诚却突然打了个寒颤。

 

“出了汗别站在风口,”明楼道:“回屋换件衣服。”

明诚转头看明楼。

明楼坐在那,渊渟岳峙。

 

明诚十岁进明家,穿着明楼的旧衣裳被领进书房,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搁——这书房他进来无数次,擦过每一块地板,摸过每一本书,却没有一样东西与他有关——直到在这里看到明楼。

十七岁的明楼抬起头,阳光勾着他半边侧脸,眉目锋利如刀剑。他拧着好看的眉,道:“过来,我教你识字。”

声音里自有威仪,叫人心安。

 

明楼见他站着不动,皱一皱眉,刚要发话,明诚乖顺的“嗯”了一声,转身进屋。

祸福无凭,得失难料。何必介怀。

 

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

 

明台看着自己精挑细选出来的礼服,满意的拿起放在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这是他今晚要穿的衣服,也可能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要穿的衣服。

他要好看一点,体面一点。

咖啡已经放得凉了,明台皱了皱眉,勉为其难地咽下去,不料呛了一下,手上的杯子没拿稳,晃了晃,溅出几滴咖啡,落在礼服上。

看着深色的咖啡渍在衣襟上晕开,明台吐了吐舌头,自语道:“这可怪不得我。”

眼睛里露出淘气的光。

 

明诚拎着明台的礼服,看他步履轻快的上楼,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抱怨明楼,“这是还在跟我们赌气。”

明楼装作听不懂,一边看着报纸一边点头,“对,少爷脾气,折腾人。”

“是谁把他的剑挑了?”明诚看他事不关己的样子有点来气,“要不是你太咄咄逼人,他能这么生气?“

明楼觉得冤枉,“你也没让着他啊。” 

明诚语塞。

 

明楼从小不准他让明台。

明台是明镜捧在手心长大的,家里人人让三分。就是明楼自己,也拿捏着分寸迁就。

唯有明诚,吃穿用度,功课游戏,皆不许让。

明诚和明台习武,明诚刚开始不懂得控制力道,时常揍得明台鼻青脸肿。明台心气高,在明镜面前只说摔的。次数一多却也瞒不住,明镜气得要骂明诚。

明楼喊过明诚,道:“就是大姐骂,以后也不许让。”

家里很是鸡飞狗跳了一段时间。

事情要到明诚后来懂得控制力道才好转。他渐渐明白,明让不行,暗放可以。

然而到能够收放自如,已是从容有余。

 

往事太久,牵扯缠绕。明诚一时无语。

明楼得了便宜,一抖报纸,“还不走?”


评论(22)
热度(960)

© mingliuj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