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昱】那些你很冒险的梦(四)

警告:本章对部分人会有个雷点,但是为了不剧透就不预先警告。这个设定不是心血来潮,前几章其实已经有暗示。有人被雷到的话很抱歉。

——————————————————


马佳本来有点不敢见蔡程昱,所以借口说有事。现在自觉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反而又有些急着要见蔡程昱。

他做事不愿拖拉,第二天就直接开了车到蔡程昱上课的地方等。盘算着索性接了蔡程昱和张超一起吃饭,看完电影送张超回去后就和蔡程昱长谈。

没想到等了半天只看到了张超却没看到蔡程昱。

张超仍然是那副精心修饰的优等生样子,看到马佳有些惊讶。

马佳往他身后张望了一下,问:“蔡蔡呢?”

张超道:“他今天没来啊。”

马佳一愣:“他病...

【佳昱】那些你很冒险的梦(三)


五点半的时候太阳还是很热烈,照得室内一片红彤彤的。

Andy在吧台内擦拭酒杯,偶尔探头去看蔡程昱赶暑期作业。

头顶用于装饰的吊扇灯缓慢的一圈一圈转着,发出老旧的吱嘎声以增添气氛。

马佳坐在一边打哈欠。

Andy有点遗憾地道:“蔡蔡下周就不能来了吧。”

马佳不明所以,问:“为啥?”

Andy 道:“你过得日子都忘了吗?学校要开始补课了。”

马佳这才意识到暑假就要过去了。他看了看蔡程昱。蔡程昱被一道题卡住,咬着笔头在思考,眉头打结,一副忿忿的样子。

马佳忍不住觉得好笑。

Andy看着马佳,道:“怎么,舍不得了啊?”

马佳一愣。

蔡程昱现在跟李琦帮着介绍的那位老师学习...

【佳昱】那些你很冒险的梦(二)

马佳再见到蔡程昱是在一个商场。

一个电器品牌搞活动,司仪是他朋友,帮他接个活唱几首歌。唱到一半看到蔡程昱站在台下捧着杯奶茶咬着吸管冲他乐。

蔡程昱又戴回了他的近视眼镜,顺着头毛背着个双肩包,看起来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他见马佳看到他了,笑得更开心。

马佳也有些意料之外的快乐。他手里原本拿着一枝花,顺手递给了蔡程昱。

看热闹的人群发出一阵嬉笑,半是意外、半是起哄。

蔡程昱的脸就红了,转手把花塞给了身边的男生。

马佳这才看到他身边还有个男孩子。高挑白净,一样戴着副黑框眼镜,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手里捧着杯奶茶。

那男生显然对这个意外有些懵,莫名的晃着手里的花。花是从花篮里抽出来的...

【佳昱】那些你很冒险的梦(一)

警告:

1、架空

2、年龄差改动

3、有双云,情节不多

4、圈地自萌,勿真情实感,勿上升真人


————————————


马佳按第二下门铃的时候,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喊:“来啦——来啦——”

他往后退了一步,重新看了看门牌号。

这是他第一次上阿云嘎和郑云龙家吃饭。

马佳和阿云嘎是在游戏里认识的,并肩作战了三年,在同一个城市,却没见过面。

等到阿云嘎大学毕业都工作一年了,突然想起来说:马佳,请你吃个饭。

马佳道:艹!你才想起来请我吃饭啊!

马佳开了学念大四,暑期没回家,学校食堂很不怎么样,外卖已吃得不要再吃。

阿云嘎说你来家里吧,我和大龙做。

马佳道:好。...

【佳昱】飞云之下(二)

蔡程昱和马佳并肩站在鞠红川的工作室门口。

马佳问:“钥匙呢?”

蔡程昱回给马佳茫然的眼神。

马佳沉默片刻,只好掏出手机给鞠红川发微信:你工作室钥匙放哪了?

又问蔡程昱:“川子没告诉你钥匙放哪?”

蔡程昱忙把手机里和鞠红川的通话记录调了出来,生怕自己之前有遗漏。

鞠红川发的是语音。

背景音一片嘈杂。

他扯着嗓子喊:蔡蔡,我有急事得去广州,马佳会去接你,你跟他联系——

就没了。

蔡程昱抬眼看马佳。

马佳“靠”了一声:“他就突然打了个电话说有急事让我去接你,其他什么也……”马佳没说下去,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鞠红川没回消息。

马佳打他电话。

电话响了十来声,也没人接...

【佳昱】飞云之下(一)

*勿真情实感

*勿上升真人

————————————————

蔡程昱一出机场就看到了马佳。

深夜的机场有点冷清。灯光都似带着寒意,席裹着疲惫的旅人。

马佳穿了件黑色短款羽绒服,双手插兜,支棱着一头乱毛靠墙站着。

他像是感应到了蔡程昱的目光,抬头望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阴冷的光线中交汇,那一下碰撞陌生又遥远。

然而也只是一瞬,马佳脸上露出了笑容,抬手冲蔡程昱使劲挥了一下,喊:“程昱,这里!”

蔡程昱略一犹豫,朝马佳小跑了几步。

待靠得近了,才看清马佳脸上的疲惫。

马佳眼窝深陷,下巴上都是新冒的胡茬。

蔡程昱道:“哥,不好意思。”

马佳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你箱...

【佳昱】旷世之爱(四)

蔡程昱坐在钢琴前,低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琴键。

马佳坐在他边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在郑云龙、阿云嘎和王晰诧异的目光中被蔡程昱推进琴房,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偏蔡程昱除了开头喊了句“佳哥”,半天没再憋出下一句来。

以马佳的性子,是受不了这样的不爽快的。但是蔡程昱低眉顺眼的坐在那,脸上的疲惫在琴房惨白的灯光下一览无余,马佳的那一点不耐烦就给摁了下去。

他上一次和蔡程昱深夜在琴房这样坐着的时候,节目刚开始录没多久,小孩子还劲头十足。无论晚上练得多晚多累,睡一觉起来又是生龙活虎。

但是随着连续一个多月的高强度工作,疲劳开始慢慢在每个人身上体现。尤其是像蔡程昱这样一直坐在首席上的人...

【佳昱】旷世之爱(三)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老话之所以能成为老话,当然是因为有道理。

男低音没法变成男高音。音乐剧演员不会突然成为歌剧演员。再优秀的声乐专业学生,也不能只花个把小时就唱好一首没学过的经典作品。

《饮酒歌》期望之外,意料之中的翻了车——虽然场下的人也没有真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事儿骗不过自己。

最无辜的王晰一身冷汗的下了场,劫后余生地调侃蔡程昱:“蔡蔡啊,你哥我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位置,这回让你给蹬下来了。”

蔡程昱舞台经验少,在没有耳返,音响前放的情况下,第一句就进错了。多亏马佳给他拉了回来,才没让后面连环追尾。

蔡程昱大二的时候出过一次演出事故。

在上海大...

【佳昱】旷世之爱(二)

稍微更点……


————————————————————

马佳傍晚的时候和刘彬濠他们几个打了场篮球,出了一身的汗,已经觉得好多了。此刻稀里糊涂白折腾一趟,也不耐烦再出去,挥了挥手道:“算了,睡觉!”

龚子棋开了酒道:“你们明天不是还要参加招商会吗?得唱吧,你行不行啊?”

马佳没好气地道:“你问男人行不行?”

龚子棋差点喷了,冲马佳举了下酒瓶道:“祝你行!特别行!”


蔡程昱站在灯光昏暗的舞台入口,问:“佳哥,行不行?”

马佳:“……”

上音师兄弟都那么爱问人行不行,也是不能好了。

蔡程昱看着马佳,神情是期盼的紧张:“那段我记不住……”他见马佳不说话,下意识地去...

【佳昱】旷世之爱(一)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不要真情实感。

——————————————————————————


蔡程昱一直在等待属于他自己的旷世之爱。


一 

马佳从超市出来,看到蔡程昱正扶着郑云龙下了辆出租车。

蔡程昱虽然也热爱举铁,但架不住郑云龙一八七的个,一口气没沉住,身形晃了晃。

马佳向来助人为乐,连忙紧走两步穿过马路,要上去搭把手。不料手还没来得急伸出,就听到一个声音喊:“大龙?”

马佳一扭头,看到阿云嘎和王晰也才回来。

酒店的侧门被从里面推开,周深穿了件帽衫出来,见到外面的人,“咦”了一声。

几个人说不上偶遇,但也算巧合的撞在了深夜的酒店门口,互相混乱...

1 / 7

© mingliuj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