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逊】白日烟火(1-5)

嗯……今年想把几个坑填了,所以又把这篇挖出来修改了一下。


主权逊,有策瑜,其他不定。


————————————————————


1

孙权突然站了起来。

原本议论声此起彼伏的会议室因他突兀的动作瞬间安静下来。

张昭向来声音最大,那一点余音来不及按掉,在狐疑又躁动的沉默中袅袅扩散:“不可……”

孙权把目光对上张昭道:“我去趟厕所。”

张昭有点愕然。

孙权已经拉开椅子,在众人茫然的注视中慢悠悠的走出会议室。

雕花木门把众人的视线隔阻,孙权轻轻吐出口气。他没去卫生间,转身推开安全门,进了楼梯间。

九月下午三点的阳光特别好,从楼梯间的窗户照进来,印出一格一格的金光灿烂。...

蜀魏两家的赤壁

看了蜀魏两家的赤壁,笑得打跌!


《魏书·武帝纪》

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


曹老板你眼里也没谁了!

 ————————————————————


《蜀书·先主传》

闻先主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先主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曹公大获其人众辎重。先主斜趋汉津,适与羽船会,得济沔,遇表长子江夏太守琦众万余人,与俱到夏口。先主遣诸葛亮自结于孙权,权遣周瑜、程普等水军数万,与先主并力,与曹公战于赤壁,大破之,焚其舟船。先主与...

陆抗给孙皓上的疏

“臣闻德均则众者胜寡,力侔则安者制危,盖六国所以兼并于强秦,西楚所以北面于汉高也。今敌跨制九服,非徒关右之地。割据九州,岂但鸿沟以西而已。国家外无连国之援,内非西楚之强,庶政陵迟,黎民未乂.而议者所恃,徒以长川峻山,限带封域,此乃守国之末事,非智者之所先也。臣每远惟战国存亡之符,近览刘氏倾覆之衅,考之曲籍,验之行事,中夜抚枕,临餐忘食。昔匈奴未灭,去病辞馆。汉道未纯,贾生哀泣,况臣王室之出,世荷光宠,身名否泰,与国同慽,死生契阔,义无苟且,夙夜忧怛,念至情惨。夫事君之义犯而勿欺,人臣之节匪躬是殉,谨陈时宜十七条如左。“


“王室之出”、“身名否泰,与国同慽”、“死生契阔,义无苟...

孙权给孙皎的一封信

最近有空,重翻三国。看到孙权给孙皎的一封信,觉得十分有趣,先记录下来。

——————————————————


孙皎和甘宁闹矛盾,孙权知道了,写信给孙皎。

内容如下:

自吾与北方为敌,中间十年,初时相持年小,今者且三十矣。孔子言‘三十而立’,非但谓五经也。授卿以精兵,委卿以大任,都护诸将于千里之外,欲使如楚任昭奚恤,扬威于北境。非徒相使逞私志而已。

近闻卿与甘兴霸饮,因酒发作,侵陵其人,其人求属吕蒙督中。此人虽粗豪,有不如人意时,然其较略大丈夫也。吾亲之者,非私之也。我亲爱之,卿疏憎之。卿所为每与吾违,其可久乎?夫居敬而行简,可以临民;爱人多容,可以得众。二者尚不能知,安可董督在远...

关于《浪漫》还有几句话

看到有说AO3的链接不能看,试个微博的不知道行不行。

http://photo.weibo.com/3262608340/wbphotos/large/mid/4097832480766166/pid/c27773d4gy1feqmo2zarij20c868kn2x


从2015年11月-2017年4月,其实才3万9千多字,其中起码还有1万字左右的原著描写,但是竟然写了这么久。当然,竟然也还是写完了。

谢谢所有把这篇文读完的人。谢谢所有给我留言点赞的人。特别特别谢谢几位跟了这篇文有一年多的人。

任何一篇文写出来说,不在乎有没有人看,反正对于我,是不大可能的。

写文固然有自己的初衷,...

【楼诚】浪漫 21

什么也没有……但是非要说我有敏感词= =

——————————————————————————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652583


从2015年11月到现在……不管怎么说,给自己的坑品点赞!(要点脸)


【楼诚】浪漫20

20


南田洋子被杀的消息打断了明楼的“共建大东亚新秩序”记者发布会。

会场一片躁动。

明楼安抚住心慌意乱的汪曼春,跟着特高课的车去见了冈田芳政。

明诚不能进冈田的办公室,只好等在外面的接待室。

他打了止疼针,也吃了药,现在半边肩膀浑似失去知觉。然而毕竟流了不少血,虽靠意志强撑着,到底还是唇色发白。

高木见他脸色不对,心生怀疑地问:“阿诚先生,你不舒服吗?”

明诚伸出没受伤的手扶着椅子把手慢慢坐了下去,才喘了口气道:“不瞒您说,我到现在腿还软着呢。”他哆嗦着摸出烟叼在嘴里点着,深吸了一口才道:“要不是汪处长生病,明长官让我去给她买药……我也得在那车里啊……”

高木明白过来。

【楼诚】浪漫19

嗯……再撒一点点土……

——————————————————————


19

明楼收起枪,穿过空荡荡的房间,往天台走去。

他走得很快,也很稳。

对面楼内传来一阵凌乱的枪声。子弹盲目的击在外墙,窗棂和晾衣服的架子上,火星四溅。

明楼推开天台的门,外面阳光正好,风里带着暖意,还有一丝血腥味。

他把枪背在身后,徒手攀墙而下。

朱徽茵的车早就等在墙角。她大部分时间都做文职,没怎么动过手,枪声令她的神经一瞬间紧绷起来。她看着墙上攀爬而下的明楼,手指焦躁的敲击着方向盘。

明楼走到车边,卸下枪,才拉开车门探进个头,朱徽茵就一脚油门,车子炮弹一般蹿了出去。

明楼猝不及防,一头栽进车里,脑...

【楼诚】浪漫18

嗯……撒点不知所谓的土……

————————————————

18

朱徽茵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

她按计划打扮成司机的摸样,开着76号的车,在周公馆后门接了明楼和明诚,一起去武康路。这次行动的具体环节她不了解,只知道自己负责接送和望风。

今晚是踩点,虽然有风险,但毕竟大家身上干干净净,又有两位大佬压阵,就算出了状况也有一千种理由可以开脱,不应该这么沉重压抑。

按照规矩,她没指望明楼或者明诚跟她过多解释,然而此刻这沉默里,绝对不是出于保密的严谨,而是……她说不上来,只是感到这沉默压迫着她,令她有一种想跳车的冲动。

她平时没有机会,也不需要和明楼明诚有过多的直接接触。她只是偷偷地观察他...

【楼诚】浪漫17

17

明诚将最后一锹土填上,天色已暗了下来。

他靠在身后的树上点了支烟,冷风吹过,才发觉背脊上出了一层薄汗。

林子里起了点雾,冬日的枯枝像一只只从泥土里伸出的绝望挣扎的手。

他想到年轻的女特工绝望的脸,想到这片土地上千千万万无辜的人恐惧的脸。这是最黑暗的年代。所有人性的疯狂和不堪,都在这个时代里暴露无遗。

但是,总还有希望的。明诚深吸了一口烟,红色的火星在暮色里闪烁了一下。他为着这一点希望的光活着、战斗。哪怕变得虚伪、变得狡诈,哪怕双手沾满血腥,永远无法生活在阳光下,总还是有点希望的。

他把烟掐灭,碾进泥土里,俯身收拾好工具,扔进后备箱,驱车往山下驶去。黄浦江上的点点灯火逐渐进入视...

1 / 6

© mingliuju | Powered by LOFTER